东方演出网

2024不显名巡演第二轮|武汉站

东方演出网 https://www.df962388.com 2024-07-11 09:18 出处:网络 热度:15
2024不显名巡演第二轮|武汉站将于07月23日 19:00-07月23日 22:00在不晚InTime 403店上演,2024不显名巡演第二轮|武汉站门票价格:¥19.90 全价票。灰痊,罗德信箱,索廷,北暮等重磅阵容。

2024不显名巡演第二轮|武汉时间、地点、门票价格

1、时间:07月23日 19:00-07月23日 22:00

2、地点:不晚INtime 403店

3、门票价格:¥19.90 全价票

2024不显名巡演第二轮|武汉站详情

2024不显名巡演第二轮|武汉站

2024不显名巡演第二轮|武汉站

灰色拳头

灰痊意病症,莲儿可治愈,灰色拳头,灰痊,来自北京迷笛音乐学校。

一直以来,灰色拳头没有特定的音乐风格,也从未给自己设限,他们用统一的音乐色彩,唱着成员们在意的一切。于是在他们的音乐里,你能听到沉重的现状和思考,也能看见独属于这一代人的人文关怀。

可能是受RageAGAinstTHEMachine、Primus等乐队的影响,灰痊很享受“大喊大叫式”的直白表达,于是很多歌曲中穿插了念白,有了喋喋不休也娓娓道来的、大家想说的话语和观点。

迷笛的摇滚氛围和诸多老师的滋养,加上大家在自己热爱的音乐领域的缓步探索,慢慢让灰痊长成了独有的音乐气质。就像乐队名字里暗藏的意义那样,是哪吒精神,是正义的、冒险的、不屈的!

2020年迷笛音乐节济南举行,那时候大家都还是站台下的观众,仅仅3年后,他们就从观众、从迷笛音乐学校的学生变成了站在舞台上的人。“一切都梦幻的不行。”灰痊说。不是每一支乐队都有机会在万人瞩目的舞台上唱自己的歌,但他们做到了。

对于灰痊来说,乐队最理想的状态就是每个人都可以顺畅地交流,不碍于面子,不碍于后果,完成好自己分内的工作,也心平气和地排练,松弛有度地演出。然后五个人就这样继续积极创作、积极表达,谁都不要离开。

在他们身上我们总能发现年轻人的无畏和洒脱,当他们表演自己的作品,他们自身的明亮与作品的灰调形成一种独特的互文,成为被更多人看见的基石。

“不断地尝试新鲜的东西,希望有一天靠乐队能够维持生活。如果真的有一天乐队走起来了,我们也要去帮助比我们更年轻的优秀乐队。”灰痊说。

2024不显名巡演第二轮|武汉站

罗德信箱

“自由生长,信马由缰”,2011年以来,成长沈阳的罗德信箱乐队的故事一直在这个宇宙里发生着,音乐是他们的永恒载体。

如今罗德信箱五位成员互相之间都是相识很久的朋友,坚持到现在乐队虽也有过成员更迭,但依旧在Post-rock、Indle-rock的世界里自由地创作着。每每有新成员加入,都能够给乐队带来了全新的灵感,于是罗德信箱一路披荆斩棘,逐渐找到了自身鲜明的特色——用在路上的感觉,唱诵山河湖海的鼎沸,这是罗德信箱的音乐美学。

他们说罗德信箱就是On the Road,而在路不一定非要是某种固定的风格,他更是对成长的一种记录,是罗德信箱的始终不变的创作底色。于是透过《森林》《计划打碎美梦》,他们把音乐做成了一种声音的电影,用不时穿插的文艺片式的独白具象出了一个个奔走、漂流的画面。

2023年乐队成员们原本计划做一张没有遗憾的作品,于是孕育出了作品集《荒野》,但它至今还未发行。

“我们想做一张真正没有遗憾的作品,无论词曲、混音等方向,所以去年到现在我们不断在对这张专辑做大的调整,希望能以更好的状态把它呈现出来。因为每年乐队对事物的理解都不一样,也许最后这张专辑会换个名字,会把词曲推翻重来,但罗德信箱的每一个决定都是顺其自然的,这就是我们最好的状态。”罗德信箱说。

这一次罗德信箱即将站上不显名的舞台,这也将是他们第一次大规模巡演,他们说对现场有信心,也期待与这个行业更多的碰撞。

“我们希望能成为一支真实的乐队,它不必伟大,希望台下的你们也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。”罗德信箱说。

2024不显名巡演第二轮|武汉站

索廷&深海坠落

在结束2024不显名特别呈现的演出后,索廷回到了吴川,在这里他通过网络认识了现在的乐队伙伴。有了索廷&深海坠落乐队的他,在音乐的道路上不再孤身一人。

索廷说大概由于乐队的排练房在吴川博茂海滩的不远处,所以莫名其妙地就有了“深海坠落”这个名字。

2023年末在不显名的帮助下,索廷发表了自己人生第一张专辑《俚人往事》。他以生活在国境之南的“俚人”为母题,以母语“卬语(吴川话)”为载体完成了这张概念专辑的创作。透过专辑中的12首歌,我们能听到过去二十余年吴川的风貌,能听到真正从土地蒸腾而起的民俗,能听到最质朴的家长里短和散落的志怪异闻。

于是,在索廷的歌里,听众便收获了一个具象、落地也引人入胜的吴川。

对于2000年的索廷来说肚饿是常态,劳动也是常态,音乐不是常态。如今在他的世界里音乐虽仍不是常态,但索廷说他满怀期待,即便不知道期待着什么,它可能是去一些没去过的地方走走,可能是认识和回馈一下喜欢他的歌迷朋友,可能是希望以后能用音乐养活自己和乐队的小兄弟们,可能是希望他们之中能有人成为音乐制作人……

不显名演出结束后这半年以来,索廷白天仍旧在工地上班,用仅有的下班时间做音乐;他仍旧在坚持方言创作,新专辑也已初见雏形;他也仍旧在反思、在尝试、在享受音乐也认真生活着……

2024年索廷开始有了一些演出邀约,也即将踏上全国巡演的旅程,音乐逐渐在他的生活里占据着更大的比例,我们期待听到他口中那张“比《俚人往事》在技法、情绪和内容上都更丰富的新专辑,也期待索廷&深海坠落走向更开阔处。

2024不显名巡演第二轮|武汉站

北暮&藍色機器

“十八岁之前,我的生活里遍布着「小武」的踪影,我的父母,我的邻居,我遇见的摊贩和路上闲逛的人,从工地回家却没有领到工资的人;当他们只存在于我的生活中时,我从没好好地阅读过他们的表情,直到我的身体渐渐远离那片土地时——我才感觉,我离他们越来越近。”北暮说。

北暮,本名彭元春,生于重庆开县大田村,十七岁时离开。迈入新天地后,一种巨大的落差和荒谬感如一股悬梁的绳时刻冲击着北暮,他看见虚幻泡影背后的阶级落差,看见投机者的狡黠和上位者的伪善,听见巨石和湖底之下的呜咽......这一切迫使他的创作成为一种使命,他写了大量的诗、歌、小说剧本,虽然被留下的很少,但他说:“创作对我来说并不是一种消耗,而是一种释放,一种生理需求,一种本能。”

2022年9月那个用一支20块的盗版舒尔话筒,拿着平板电脑在厕所里录歌的北暮,站在2023年不显名的舞台上“靠着身体的本能演完整场”,那些再也咽不下的被他一一吼出,万千的人夹杂着万千的挣扎掷向台下,那是一个无法逃脱的现场,几乎每一个台下的人都会被北暮的力量定在原地,昂起头。

“我并不觉得我表达的东西沉重,因为它只是我的感受,我的生活,或者我周围人的生活,它每天都在发生,每天都会有这个人或者是那个人在经历这样或者那样的痛苦,所以我只是记录下这种感受,而不是在描绘这种感受。”北暮说。

这次他将带着自己的乐队藍色機器再次来到不显名的巡演现场,全新的作品加上全新的状态,北暮为了这次演出做了丰沛的准备。即使一些来自精神与物质上的困难在所难免,但如果让北暮回到原点,他还是会义务反顾地选择这一条路:

“音乐是个诅咒,但我知道你还是会上路的;这路上没有捷径,唯一的捷径是彻骨的痛苦和写出优秀的作品。”

*北暮希望能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与他一同上路,一起制作出优秀的作品,所以我们想在这里帮他呼唤一下,如果你也喜欢他的音乐,想和他一起做乐队,欢迎来联系我们。

2024不显名巡演第二轮|武汉站观演指南

艺人:灰痊,罗德信箱,索廷,北暮

场馆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宝通寺路33号403国际艺术中心2楼